浅谈软件众包
Tag 众包,思考, on by view 1013

互联网在发展,也有众多的思维与新颖的产品逐步产生。譬如国外的 Airbnb, Uber,又如国内的 滴滴打车,这些都是众包这一概念衍生出的产品。近年来,国内又有一些公司开始了尝试软件众包。软件众包的难度却往往不是 Airbnb, Uber, 滴滴打车 这些“众包”产品所能比拟的。因为软件开发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Airbnb的临时住宿,Uber滴滴打车的租车业务。

要想做好软件众包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将需求方与开发者联系到一起,有人说 Airbnb 的成功在于将房屋出租者与有住宿需求的人联系到一起,Uber和滴滴打车他们的成功在于将身为有车族的临时司机或专业司机与乘客联系到一起,而做软件众包的人若是觉得他需要做好的仅仅是将软件需求方与开发者联系到一起那么便是大错特错了,因为将软件需求方与开发者联系到一起这种简单的事情是不会产生生产力,软件需求方不懂技术,热衷于技术的众多基础开发者也是不懂得与需求方“周旋”因为他们往往不具备项目经理、产品经理的能力,而缺了这些往往无法成功的将开发者与需求发黏在一起,被开发者吐槽的项目经理产品经理往往是开发者不可缺少的,他们之间存在一种微妙的共生关系。而对于一个项目并不是简单的需求方与开发者碰撞的产物,我个人认为,普通开发者与需求发的碰撞往往只有一个结果——双方都会被对方撞成渣渣。

若是有人觉得我将软件需求方与开发者联系到一起就能够实现软件众包,那么你趁早将“软件众包平台”改名为“软件外包竞标平台”。作为一个资深的开发者(原谅我的装逼),我是没有打算转行做项目经理或是产品经理,我有的是技术,靠技术吃饭,让我做与需求方“周旋”这种事情,那是浪费我写代码研究技术的时间,我不会跟需求方讨价还价也不希望需求方跟我讨价还价,多少钱买多少代码多少功能,只要我觉得合适我就干,少一分也不干。所以,众包平台若是简单的将需求方与开发者联系到一起,绝对会发生碰撞,而且一定会撞得头破血流。

假如我是一个开发者:我心目中的众包一定要有分得足够细致的需求,而且还是明码标价的,完成某个ISSUE给多少钱,而我只需要接收那个我觉得出价合适的ISSUE(或称为细分的需求),在指定的时间内完成便可以拿到上面所标注的价格。接收需求后我所需要做的只是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我所钟爱的编码上即可。

假如我是一个测试人员:我心目中的众包应该是有一个个的功能模块和一个个的需求供我选择测试,明码标价。按照ISSUE分的测试任务,按照模块分的模块测试任务,甚至是整项目业务逻辑回归测试,安全漏洞悬赏测试。不同粒度的测试任务价格也是不同的,当然,因为我是资深的测试人员,你也可以雇佣我为当前项目的测试顾问,负责维护整个项目的整体可靠性保障。

假如我是一个项目经理……

我不想写那么多假如了,上面的所有假如必须有众多的幕后工作才可能实现,否则一切皆空。

项目经理、首席技术总监,者两种角色便是上面假设成真的保障,谁来跟需求方确立最终的需求,谁来跟需求方“周旋”,这是项目经理所应当做的事情。谁来讲上面假设变为现实,需要将需求拆分为如此细致的开发任务,并且保障整体的有效性与可用性,这些便是技术负责人该项目的首席技术总监所要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或许是在众包项目组待了这么长时间,也或许是别的原因。纵观国内的软件众包平台,根本没有能够达到这个要求的,我也不愿意一一点评。倒是我之前在某在线视频教育平台找的兼职讲师有点这种感觉,他们让我签什么狗屁协议,上面写的如果违约对方有权利罚款5w,我特么当然不签,最终还是他们妥协了,事实如我所料,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录制他们要求的“高质量”的视频,干了三课就休业了,这种想干就干,想不干就不干的感觉才是自由职业者所追求的自由。或许有人说,你这么不负责,撒手不干了,岂不是打乱了别人的课程计划?你想多了,从来都不缺会录课会教学的人,即便没人接我的班,我所录的课程也会一直为他们产生价值创造财富,他们甚至会将我所录的三节课编入别的分类体系中。

不管是举例还是装逼,假如我决定做自由职业者的话,这种自由都没有,我特么还是去别人公司老老实实的上班去吧。